Aki

朱一龙中心|BG短篇写手|三分热度,粮杂坑多

【生澜】说书与评 ⑤

13

砰。

一个空箱子连带着被踹飞出去的人砸在了墙边,木头炸开,断裂的尖段刺入脊背和胳膊,激起一声哀嚎。

原本打算抢夺货物的兴隆馆打手,措手不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洪帮二当家,各个直冒冷汗,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里的武器。

货不多,为了避人耳目走的是小道,井字形的格局,里里外外,都能藏人。

而负责这批货的洪帮二当家,本该被码头失火的消息引走了。

长身玉立的男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闲散靠在了最前头的货物上。他好似感觉不到周围的气氛,伸手扒拉了一下箱子,掏出一些纸屑洒在地上,另一只手将那把长长的刀抵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就来了这么点人?”

罗浮生咧着嘴,虽然是笑着,眼里却只有月光的冷意,“能活动下筋骨也不错,但我没这闲工夫,这样吧,送你们点红彤彤的东西,就当问候了。”

他一边笑,一边拿刀尖磕着坚硬的地面,一下又一下,像是阎罗王的催命符。

“大家,新年快乐啊。”

话音刚落,不用等他先动手,身边洪帮的兄弟,就如同预先设计好的那样,纷纷抽出身边货车底下藏着的刀刃,朝兴隆馆那边杀了过去。

安静的巷子里顿时热闹起来。

没多久,地上就躺了一片,还有零散几个能站着的,也借机踉踉跄跄地朝后头逃走了。

罗浮生甚至从头到尾都没从货堆边移开过。

“行了,辛苦大伙了,这堆东西就按照原来说的那样送到西仓,然后就没什么事了。”

他把刀扔在一边,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还整理了一下,转过身,看起来是要离开了。

剩下的洪帮兄弟也回了几声,神情明显比刚才松懈,继续推着货物朝前走。

罗浮生背对着他们,一直走,走在小巷外,确定周围没有别人后,神色一改,步履急促地向前,绕着外围走了一大圈,到达了小巷最远的出口。

很安静。

他朝后做了个向下压的手势,自己左右看了看,上前几步用力蹬上外墙,扶着窗沿着狭窄的突出边缘悄无声息地绕到里侧,这是唯一能纵览全局的位置。

1,2,3……

罗浮生弓着身体,蹲在墙上数了十个数,那边才传来姗姗来迟的车轮声。

还有洪帮兄弟闲杂的交谈。

“哎过年了想买点吃的不容易啊,都关门了。”

“是啊,还好我娘聪明,早就腌了肉风干,想吃拿出来煮一煮就行。”

“兄弟借口吃的呗。”

“哈哈哈,没问题,都是兄弟,按原价给你好了。”

“诶我说你——”

罗浮生边听边想没想到自己底下的兄弟还怪有天赋的,下次应该还带他们看看戏,一边凝神听着动静。

等人越来越接近出口的时候,突然从周围的老旧房屋里,杀出来几倍于洪帮的兴隆馆成员,二话没说,就气势汹汹地砍了过来。

但他们没看到,从巷子外头也有几队人马,几乎是同时朝这里冲了过来。

罗浮生不再犹豫,他确定了自己待着的地方是冲出来人最少的,于是侧身跃下,被风吹开的外衣划出两道黑色的弧线,又在空中急剧顿住,他手上的青筋暴起,双手扒着屋檐,抬脚踹破窗户飞跃进去。

落地后,他直接掏出怀里的枪随意放了几颗子弹,在没人敢近身的同时,找准了自己的目标,如同猎豹般飞扑过去,扼住喉咙将人砸在地上。

激起的灰尘还未落下,手里的枪已经抵在了额头。

罗浮生笑了笑,嘴角弯起的弧度仿佛是一把镰刀勾在了敌人的脖子上。

“钱老板,好久不见啊?”

屋内,是一片死寂。

 

 

 

14

林许洪三家举办的聚会,向来是东江只要有点面子的人,都想参与的大事。

今年的年宴,轮到林家来举办了,洪澜算了算时间,慢了许久才让车开到了林宅。

林启凯带着林若梦来接待洪澜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身傲气的大小姐周围无人敢接近的模样。

毕竟真正的大人物还没互相寒暄,其他人自然不敢上前攀谈。

“澜澜,你可算来了,洪叔叔都准备派人去接你了。”

林启凯看她手里空着,从旁边拿了一杯果酒给她,又将身侧的林若梦让出来,“我不好离开太久,有若梦在,我想你不会无聊的。”

“对了,浮生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他一会儿就来。”

洪澜顺着他的话给了个笑脸,“林大哥你忙吧,我和若梦正好聊些女孩子的话题。”

“好,那你们聊。”

等林启凯走了,洪澜才转而看向林若梦。

嗯……情敌?前情敌?

虽然罗浮生已经跟她解释过两个人没在一起,但洪澜跟他相处多久了,有没有那个意思自然看得出,要不是两家关系不好,她还因为意外有了罗浮生的孩子,说不准……

洪澜只能保持微笑,尽力得体地和林若梦说话。

林若梦被林家认回去之后,得到的待遇自然是最好的,她本身就有实力,成名之后受到的赞扬数不胜数。

但她没有洪澜身上的强势,只是看起来稳重了许多,说话间,眼里还有郁色。

“洪澜,关于三家之间的联姻,你是怎么想的?”

之前几次接触,林若梦对洪澜大概有了一个印象,她知道她不是坏人,喝了几口酒缓和了一下,渐渐开始和洪澜说上话。

两个人现在坐在沙发上,周围没人来打扰,洪澜随意地回答,“联姻,有可能,但像许家想得那么美,做梦。”

林若梦本来想问洪澜是不是喜欢罗浮生,她没想到洪澜的回答是这个,一时间梗住了,她顿了一下,思绪不自觉地被带了过去,“为什么这么说?”

“你没被找回来之前,许家想儿子给洪家,女儿给林家,现在你回来了,许星程又死赖着你,许家大概会改变主意。”

洪澜注意到林若梦变了脸色,心里没有半点意外。

“估计林叔叔也乐得和许家结亲,但是毕竟你比较重要,你要是不愿意,他可能还是会选择让林大哥娶星媛。”

“那么许星程就只能被逼娶我了。”

说这话的时候,洪澜丝毫不掩饰脸上嫌弃的表情。

林若梦想了想,又问了她一个问题,“那如果必须联姻的话,你会不会,选择我哥?毕竟你这么讨厌许星程。”

洪澜抿了一口酒,不急着回答,而是看了看她,开口,“林家和洪家不可能联姻的哦。”

“为什么?”林若梦疑惑地看着她。

洪澜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可以直接去问林叔叔,两家到底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如果是你,他应该会回答的。”

与其让浮生哥冒这个险,不如让林若梦去试一下,也是个好办法。

话说到这儿就打住了,之后两个人说了些无关的话题,过了一会儿,林启凯走过来带走了林若梦,因为宴会的主人要开始致辞了。

林许洪三家巨头的表面客套实在没什么好听的,洪澜跟着洪正葆在众人面前露了个脸,就走到边上,准备吃点东西打发时间。

她漫不经心地挑着点心的时候,感到身后走近一个人,从后头伸手绕过她拿了桌子上的一杯酒。

洪澜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脸,转过去,看到的果然是刚赶来的罗浮生。

他穿着灰色的西装,内里是缎面的靛色衬衣,头发似乎有些凌乱,但更显得人风流潇洒,吞咽时不断滚动的喉结都引人注意。

罗浮生一口气喝完,觉得这和水也没什么区别,想找点烈的不太可能,只能放下空杯,对上洪澜的视线,语气顿时弱了几分,“我没来晚吧。”

“还行,刚结束说话。”

想到今晚的事,因为距离近,洪澜把手里的东西暂且搁置在桌上,上前一步闻了闻罗浮生身上的味道。

她穿着高跟鞋,这么一动,就像是在嗅罗浮生的脖颈,要是角度不对,就更显暧昧了。

罗浮生连忙朝后仰了一下,抬手虚挡着她,“衣服刚换的,没味道。”

倒是洪澜身上的香水味惹得他耳热脖子红。

“哦,那成,你去忙吧,我吃点东西。”洪澜看了看他,没看出人受伤了,重新拿起装了点心的餐盘。

自从上次说开以后,洪澜的态度就更加反复无常了,罗浮生知道她心里有疙瘩,但是要让他用语言剖解自己内心,太难了,只能慢慢地,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因为有孩子才想负责那么简单。

一直在付出的人,伤惯了的人,突然被人塞了一颗真心过来,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要怎么才能护得这颗真心周全。

正是因为知道疼痛的滋味,才更不想让她受伤。

坏就坏在,澜澜可能已经受伤了。

罗浮生掩盖掉眼里的神色,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凑过去,“可是,我也饿了。”

“晚饭都没吃就去守着了,动了手又跑去码头看火灭了没,澜澜,你看看我,是不是又累又饿的样子。”

洪澜忍了忍,没忍住,恶狠狠地叉起盘子里的点心,“码头那边本来就是我安排的人,还跑一趟干嘛。”

她说着把东西塞进他嘴里,“这么多吃的,谁拦着你了。”

明明知道他在装可怜,她还是忍不住会觉得心疼。

毕竟阿福哥是很好欺负的样子。

罗浮生先愣了一下,然后吧唧吧唧嚼了全咽了,眨巴着眼看她。

这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会有无数次。

于是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茶水桌边上,洪帮大小姐喂洪帮二当家吃东西的奇景。

有的感叹兄妹感情好,有的觉得有些胡闹了,也有的人在心里嘀咕,这两个人怎么像情侣一样。

许星程也是其中之一,始终不能和林若梦复合的愤恨与郁卒,在看到洪澜和罗浮生亲密的样子时,化作了难以言喻的恶意。

既然这样。

他想。

不如,就让他来推他们一把好了。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