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

朱一龙中心|BG短篇写手|三分热度,粮杂坑多

【生澜】说书与评 ④

10

罗浮生感觉血都往脑子里涌。

他忽地站起来,一把拉起洪澜,抓着她的手腕就往外带。

因为坐的是离得最近的第一排,这样的动静当然引起了后边人的注意,但一看铁青着脸的是洪帮的二当家,再看看被抓着手的是洪帮的大小姐,不管是不满视线被挡的,还是想看热闹地,都眼观鼻鼻观心地继续看起了戏。

走出剧院也不需要几步远,罗浮生把人抓到车上的时候,看着还在嘀嘀咕咕“腿长了不起啊走这么快”的洪澜,一边安慰自己澜澜毕竟是大小姐应该没这么不知轻重,极力缓和语气,“澜澜,你说的儿子,是指什么?”

他一开始想可能洪澜是找了只狗崽之类的给他养着消遣。

但是直觉性地,他就觉得洪澜应该指的就是给他找了个儿子,这种千怕万怕的心情,在女孩儿理所当然的回答里达到了顶峰。

“就是儿子呀,一个小孩儿,刚出生没多久的。”洪澜一点儿也不怵罗浮生,依然笑嘻嘻地回答,“挺可爱的,就在我那儿小房子里,去看看呗。”

罗浮生心里不是咯噔一下就完了的事了,他忽然明白洪澜最近反常的频繁出门就是因为这个孩子。

糟心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他的胸膛猛烈起伏了几下,眉间挤成川字,几乎是从牙齿间挤出的声音,“你没干什么犯法的事吧。”

洪帮一直踩在黑色的地方,但只要他管得到的地方,从来不允许发生什么龌龊事。他知道洪澜是个好姑娘,但毕竟是娇养的大小姐,就怕她被人骗了。

洪澜不高兴了,白了他一眼,“都是拿刀吃饭的你问这话好不好笑啊。”她看着罗浮生沉下来的脸色,觉得不能心虚,刻意硬邦邦地补上一句,“你自己惹下的风流债自己不知道吗!”

罗浮生懵了,气还没顺下去,只能梗着脖子莫名其妙又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洪澜就一股脑把之前编好的缘由说了。

男人的表情在听她说话的时候变了又变,就像真有人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水怪把洪澜的作业叼走了那样。他看着眼前似乎还跟他闹脾气说着就偏过头的女孩儿,心里想这傻姑娘还真的是给人骗了。

他根本没碰过女人,哪里来个姑娘在他手下工作还对他死心塌地地生了孩子都不告诉他,也就老爱看那些乱七八糟话本的洪澜会信。

但有颜色的话题他不好直接跟洪澜说,而是舒了一口气,轻嘲似地笑了一声,语调上挑,“澜澜,你也太天真了,别人说什么都信。”

“你以为我这条命这么不值钱呢,和自己过夜的女人都不知道?那也不用等别的帮派拿刀了,几瓶酒下去就能收了我这阎罗王了呗。”

他说得挺有道理的,但洪澜肯定不能被说服,嘴巴撅起准备胡搅蛮缠了。

话说到这一步,罗浮生的态度反而先软和下来,“好啦,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才把孩子收下来的,就这点儿事你早就可以跟我说了。你一个没成家的小姑娘带着个婴儿,万一被人看见了可了不得,不许有下次,听见没有。”

话是这么说,他疑惑了一瞬既然是这样,洪澜回到东江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事告诉他了,为什么要遮遮掩掩大半个月。

但既然都和他说开了,那应该没什么大事。

一个小孩子而已,又没人照顾,他养着就养着呗。

等罗浮生把车开到洪澜那里,两个人进了屋,刚才注意力还在屋里的佣人是那边的人的他,就看着被洪澜抱出来的小不点愣住了。

怪不得澜澜死活觉得就是他的孩子。

皮肤白嫩的小不点,五官也是小巧的,但那双眼睛长得是跟他一模一样,就是更大更圆了,同色的眸子因为犯困一眨一眨,但还是好奇地看着他这个新面孔,看得他都要开始怀疑自己了。

若是单独看,不熟悉的人只会觉得小孩样貌不错,但把罗浮生和小不点放在一起看,那问题就大了。

洪澜也发现了,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刻意,也不提这个,只是把孩子凑到他面前,“哝,以后就是你儿子了,抱抱呗。”

说着她直接把孩子塞了过去。

罗浮生手忙脚乱地接过,带着奶香的软哒哒一小团就窝在了他怀里,他浑身僵硬,只觉得哪怕抱着带刺的刀也比这容易些。

洪澜一边笑,一边纠正他,“这里拖着,手往下边来点,不然小孩子不舒服。”

他僵硬地照做,低头看着小不点。可能是因为洪澜还在旁边,小婴儿一点儿也不认生,因为找到了舒服的姿势,就这么耷拉着眼皮睡着了。

罗浮生就更加僵硬了。

怕吵醒小孩子,洪澜看他这样,压低了声音笑得浑身都在抖,“浮生哥你现在就像个木头桩子,还是被人砍过的那种,傻不愣登的。”

罗浮生不敢动,用力怕弄疼小不点,松了又怕拖不住他,面对洪澜的嘲笑只能满身慌乱地求救,“你别笑了,快,把孩子抱走。”

洪澜才不会听他的,“得了,你这样以后怎么养孩子,婴儿床就在房间里,你把他放过去就是了。”

罗浮生和她大眼瞪小眼,终于确定洪澜是认真的,只好硬着头皮抱着孩子往里走,上半身不敢乱动,两条腿像装了发动机恨不得一步跨到底。

等孩子重新躺在了小床上,盖上了小被子,他才松了口气,转而,看着白嫩的小团子,胸口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情更加强烈地涌了上来。

他小心地碰了碰孩子的小手,柔软的触感反馈到指尖,那是他不曾有过的体验,不由自主地,他的神情柔和到不可思议。

也许……他只是不想让另一个孩子也没有爹娘。

洪澜看着这对爷俩儿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么几个月的包袱总算丢出去了,浑身舒坦。

接下来的日子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忽然又出现的系统身上了。

孩子被接到罗浮生身边之后,一点儿都不靠谱的亮闪闪玩意儿突然跳出来,说是庆祝她做出了重要的一步,给她看了本话本儿,又消失了。

尽管人的名字都不一样,洪澜还是从这本写得贼烂的话本儿里,明白了什么。

正巧。

摁了摁额头,洪澜勉强压下满腔的怒火。

看了这么多话本儿,她还从来没当过说书人呢。

 

 

 

11

洪帮的二当家收养孩子的事,没几天就被传得沸沸扬扬。

收养孤儿在道上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收养的人是那阎罗王,那就注定了这孩子的地位不一般。

也有不少人猜测这孩子是不是二当家的私生子,不少莺莺燕燕咬牙切齿地想是哪个女人抢了先,到头来也没找出个像样的可疑对象。

除了霜姐。

因为孩子还小离不开人,白天的时候就被罗浮生带着待在歇业的美高美里,偶然有姑娘看到了也只是好奇看几眼就过去了。

只有霜姐从罗浮生那里确认了这个孩子是洪澜给他找的之后,满心难以言说的复杂。

看二当家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信大小姐的话,只是觉得养个孩子就养呗,对外是说和亲生无疑,但他从心里肯定觉得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

霜姐试探着问可能就是有这么一个女人呢,但罗浮生对她不像对着洪澜那么顾忌,有些话就荤素不忌地说了。

不像他想的那样,霜姐没有打消疑虑。能让二当家毫无防备地喝醉的女人,不就只有一个大小姐吗。

因为这事儿说出来影响太大,她一个字儿也不敢提,只能迂回地借着说笑的时候开口,“浮生,说到这个,我有些话想说,你别介意啊。”

罗浮生应了一声让她说。

霜姐小心地问,“上次大小姐问我你身边有没有走得近的女人,我觉得大小姐似乎对你很特别,你有没有,想过和大小姐在一起啊?”

罗浮生愣住了,喝了口酒,沉默了半晌,因为是信得过的人,还是透露了一点心里的苦涩,“澜澜…她说想嫁给我。”

霜姐没想到洪澜已经表白了,握紧了手里的杯子,紧张地问,“然后呢?”

“哪儿有什么然后啊。”罗浮生自嘲地笑了笑,“澜澜不懂事我还能不懂事吗,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跟着我像话吗。”

“以后她要是再问,霜姐你,随便编点什么好了。”他低着头,闷闷地看着手里的酒杯,装作洒脱地一口喝干。

霜姐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她觉得自己的猜测越来越有可能是真的,只是没想到两个人的发展这么快。

看罗浮生根本不像是排斥,倒像是无可奈何的保护,她绞尽脑汁地暗示他,“我知道了。其实,大小姐人真的挺好的,去隔壁市玩之前还来照顾了你一夜,只是天还没亮就急匆匆向我借了车离开了。”

罗浮生有点诧异,顺着她的话思索了一下,才想起来是那天撞见林若梦和许星程在一起打情骂俏,自己因为不好受喝了很多酒,之后……就一团浆糊了。

因为醒来后莫名觉得心情不错,看着身上光溜溜地他也没多想,模模糊糊里知道自己胡闹了很久,只以为是自己觉得不舒服把衣服脱了。

难道是澜澜帮他收拾的?

罗浮生还没来得及想要不要提醒一下洪澜随便脱男人衣服要不得,那边霜姐又自顾自说了下去,“不过,换个角度想,大小姐先帮你养了这孩子,你现在又把孩子接到身边,保不准小孩子觉得一个是妈妈,一个是爸爸呢。”

罗浮生的手一晃,酒瓶里倒出的液体浇在了桌面上。

不知道是因为这句话冲击力太大还是什么,他一个激灵,脑海里闪过一点画面。

[“浮生哥…你松开…”]

罗浮生的手颤抖起来,他狼狈地松开酒瓶,也不管霜姐叫他的声音,狠狠抹了一把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但把温香软玉的身躯压在身下的画面就像挥不开的迷雾,一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越是努力回想,就越能想起让他恐慌的碎片。

她似乎是想劝他别喝酒的,但他抱住了她…给她灌酒…还将她压在了床上……

不会吧,应该不会吧,一定是他想多了,不不不,一定是他做梦记错了。

他极力寻找着理由。

澜澜那么火爆的性格,如果出了这么大事怎么可能一点儿异样都没——

不。

罗浮生猛然意识到。

不是没有异样,只是他把异样,都当做洪澜被他拒绝后的赌气了。

从暮春到冬至,澜澜在外整整待了九个月。

从小就讨厌学堂的她说自己在大学旁听,现在再想起这个让人发笑的事,罗浮生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他的视线逐渐凝在桌边给孩子带的小玩意儿上。

如果她根本没有在大学里呢。

眼前闪过洪澜将他拦在房子外的场景。

如果…她原先根本就没打算把孩子的事告诉他呢。

罗浮生猛地站了起来,哑着嗓子对被惊到的霜姐说道,“我今晚出去一趟,明晚可能回来可能不回来,孩子那边,霜姐帮我注意些。”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美高美。

 

 

 

12

要过年啦。

过年还是挺好的,洪澜喜欢收礼物,也喜欢送别人礼物。她看着满桌子的画报,思考哪家店铺的衣服合适。

到时候买一套给浮生哥,再订做一套小的给宝宝,想想都觉得可爱。

难得的好心情,在被喊去吃饭的时候,又被搅和了。

桌上就洪正葆,小妈,和她三个人,当洪正葆提到要和许家联姻的时候,洪澜心平气和地夹起了一块肉。

洪正葆看着洪澜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又说,“澜澜,我知道你不喜欢星程,他之前的事儿确实是有点出格,但我相信人还是好的。而且,到时候如果许家和林家结亲了,我们洪家就危险了。”

洪澜面不改色地说了一句,“哦。”

洪正葆和妻子对视一眼,他琢磨了半天,又问,“那澜澜你是……同意了?”

洪澜嚼了嚼嘴里的东西,咽下,慢悠悠地又给自己盛了汤,“联姻而已,这圈子里结了婚各玩各的又不少,结就结呗。”

大不了就丧偶呗。

再说了,许星程那个脑残一心还在林若梦身上,他要是能同意就有鬼了。

洪正葆心里觉得怎么那么不踏实,还是先顺着话夸了几句洪澜长大了懂事了,又给她发了零花钱让她好好置办过年想要的东西。

洪澜这才心情好了点,第二天上街开开心心地把衣服买了,提着东西去找罗浮生,主要还是想再看看孩子。

孩子是看见了,罗浮生却不在。

不过没事,浮生哥毕竟要管着帮里,而且孩子更重要。

她笑眯眯地抱着孩子亲了几口,没有实感的母子关系在照顾了小孩儿这么久早就变成了真感情,这么几天不见她还真想得慌。

霜姐问她要不要留到晚上,那时候二当家应该办完事儿回来了。洪澜想着左右没什么事,又舍不得孩子,就留下了。

她在美高美好吃好喝地被伺候着,晚饭后因为罗浮生还没回来,就在他房间里把小宝宝哄睡了,才小心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她刚走到门口,门把手忽然被人握住,拉开了。

门外站着的是她在等的人,只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一晚上没睡觉,神色疲惫,但看向她的时候,眼神是她难以承受的滚烫。

洪澜呆了一秒,她移开视线不和他对视,换上笑脸,“你回来啦,给你买的衣服我放在沙发上了,你有空的时候试试,天色很晚了,我回去了。”

罗浮生忽地伸手撑在了门框上,堵住了她的路。

洪澜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她被继续往前走的罗浮生逼退了两步,以她的视线,只看到他反手关上了门。

她实在不敢再抬头看他,总觉得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歌舞声被隔档在门外,房间里有种难以忍受的安静。

“我连夜,去了一趟东淮。”

罗浮生的状态很差,他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随便塞了几口东西,水都没喝上多少,嗓子像被砂纸磨过了,但他依然一字一句地讲着话。

东淮就是洪澜之前散心的城市,听了这句话,她的心跳开始加快。

“我按照邮戳上的地址,去了那座学校。”

“但从门卫到学生,没有一个,说见过你。”

罗浮生看到洪澜听到他这句话,抓着袖口的手一下子使力骨节发白,心里翻腾的情绪并没有比她好多少。

“你在信里提过的朋友,我一个个上门问了。她们说,来到东淮的头几天,你确实拜访了她们,但她们都以为,你只在东淮待了一周就回去了。”

“澜澜,你告诉我,之后的几个月,你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

他继续走近,洪澜被他逼得退后了好几步,心脏仿佛要撞出胸膛。她万万没想到罗浮生会来这一出,竭力想着弥补的借口。

退到沙发边上再无可退的时候,罗浮生试探着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察觉到她颤抖了一瞬,眼尾的赤色蔓延,却压抑着不想吓到她,艰涩地把难以启齿的话问了出来。

“还有…你离开之前,来美高美照顾我的那个晚上,我是不是,是不是……对你做了不该做的事。”

洪澜吃惊地抬起头,极力反驳,“没有!什么也没发生!”

她怎么也没想到罗浮生会想到这里去了,本来就没发生的事怎么可能就推卸在他身上,语气就强烈了一点。

哪儿想到他看她反应这么激烈,心里就更肯定了。

他松开手,退后了一步,不想再刺激到她,但他知道自己必须问清楚。

看着洪澜惊慌的模样,罗浮生抹了一下眼角,声音放得很轻,“对不起,澜澜。我知道我现在像个混账,但是,我还是想问清楚。”

“小不点他,他是不是,我们的孩子。”

他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

洪澜现在只想揪出那个糟心的系统摁在地上揍。

她能说不是吗,事实上就是啊,但是她能说是吗,他们两个根本就什么也没发生啊。

她只能咬着牙开口,“知道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洪澜不忍心看罗浮生的表情,只能说了下去,“有了孩子就能得到你的同情,让你因为愧疚娶我?别侮辱我了。”

“而且,我爸已经决定要在过年三家宴会上宣布许家和洪家联姻的事了,浮生哥,你问这些,真的没有意义。”

虽然联姻的事八字还没一撇,但洪澜为了找借口已经顾不上许多了。

她抬起头,想离开这个房间,越过了罗浮生,手已经放在门把上准备摁下的时候,房里的灯忽然灭了。

男人的身躯从身后贴上来,他紧紧抱着错愕的洪澜,在只有杂乱的霓虹灯光映衬的漆黑房间里,贴着她的耳朵开口。

"我不会让洪家倒下的,也绝不会让其他两家踩在洪家头上。”

他的气息急促而沉重,声音冷然而热烈。

“如果我做到了。”

“澜澜。”

“给我重新追求你的机会,好不好。”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