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

朱一龙中心|BG短篇写手|三分热度,粮杂坑多

【生澜】说书与评 ③

07

是冬日里少有的好天气。

之前那几个月的烦心事像告了一段落,罗浮生伤好之后就回到了美高美,在夜夜笙歌的地盘继续做着自己的二当家。

而洪澜则过起了三天两头找朋友出去玩的大小姐生活。

当然是表面上的。

年关将至,正是各个商铺行当清点一年的账本,准备放大假的时候,极为忙碌,又是寒冷的季节,不说帮忙打理家业的朋友,即使是闲着没事的,也不会乐意频繁出门。

所以洪澜出门十次里,大概有那么一次才是真的和朋友赴约了。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找一个什么样的借口,才能让孩子光明正大地养在自己身边。她不可能每天都出门,但孩子一直养在外面,她不放心。

特别是,她没有足够的信息明白罗浮生身上会发生些什么,或者说,她是不是应该把孩子直接糊弄给罗浮生养。

江心怡给她打掩护陪她坐坐的时候,冷不丁问了一句,“找个理由让信得过的人收养这个孩子,应该不是难事吧。”

洪澜轻轻捏着孩子的小手和他玩,漫不经心地回答,“说了要养在我这儿。”

江心怡眯了眯眼,故意冷哼一声,“就算你不想结婚,这孩子也不是你亲生的,只是在外面养个几年,有什么问题?”

洪澜的动作顿了一下,她猛地意识到一件事。

万一浮生哥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那这个孩子要怎么办。

她不可能一直隐瞒,不然对谁都不公平,但说出实话谁会相信呢。

找个理由…找个理由…

想想…浮生哥一直待在美高美,又爱喝酒,咦,那会不会……

江心怡看她一直不说话,心下惊疑不定,“我说,你别吓我啊,这孩子——”

洪澜反应过来,打断了她,“不能养在外面,其实,这个孩子,是浮生哥的。”

她不管友人瞬间失控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

“以前孩子的娘在美高美做过舞女,和浮生哥有过一段露水情缘,但自知浮生哥看不上她,后来离开了这座城市,偶然遇见我才决定把孩子托付过来的。”

洪澜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江心怡听完,勉强镇定下来,脸色诡异地问,“阎王手下的舞女都是不卖身的,他睡了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难道不准备负责?”

洪澜想也是啊,随口补上一句,“哦,他喝断片了,不知道这件事。”

江心怡看着她,眉头紧皱,“那你告诉他了,万一他不计身份想派人去把那姑娘找回来,人家成了一对儿,你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或者,他又不记得这事儿,不认这个孩子呢?”

洪澜无所谓地回答,“找就找呗,他又不喜欢我,我才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反正我把孩子送过去就是了,就算浮生哥不信,也总不会亏待一个孩子。”

正当洪澜以为这个话题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坐在她对面刚才还像要活吞人的江心怡忽地笑了,“澜澜,你又是怎么知道,阎王不记得自己睡过一个女人?”

洪澜有点疑惑,还是迅速接了话,“那姑娘自己跟我说的啊。”

“哦?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失了贞节,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拖着事后的身体确保所有痕迹都清理掉,不让对方起疑?”

洪澜愣住了。

江心怡看着她,语气危险,“继续啊,我看你还能编个什么故事出来。”

洪澜眼色沉沉,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那…以前有个舞女,家境不好,在乌烟瘴气的地方做过,来东江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慕名去了美高美,倾心于二当家,一次意外酒后和二当家有了关系,但自知配不上他,发现自己怀孕后就连忙离开了东江…这样?”

江心怡点了点头,“行吧,那这姑娘把二当家捧得还挺高的,连做个情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

洪澜和她对视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我觉得我这个故事还是有点可信度的。”

江心怡换了个姿势坐着,身体前倾,也不再说笑,紧紧盯着她,“澜澜,虽然说我觉得你出身在洪帮,做事确实和普通的千金不一样,我欣赏你,也觉得你将来不会只是当一个区区嫁了人的大小姐。”

“但是,年少轻狂不能用在这种地方,你诚实地回答我,这个孩子,是不是你和阎王的。”

她这么问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太相信,只是问得重了些,总能让洪澜漏出些破绽。

偏偏,洪澜不想对她撒谎,也确实需要一个人帮她参谋参谋,就一直不作声,在江心怡逐渐变得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默认了。

“荒唐!”

年长几分的女人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被吓了一跳的小婴儿咂巴下嘴,用着细小的声音哭了起来。

“你冷静一点,别吓着孩子。”洪澜连忙把孩子抱起来,搂在怀里轻轻拍着背安抚。

江心怡简直觉得眼前一黑,如果是洪澜她还真的相信,以对方的骄傲,还真的做得出这种处理痕迹就是瞒着对方的事,也绝不屑拿孩子逼一个不喜欢她的人负责。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她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哄孩子的洪澜,只能拼命安慰自己好歹她还记得洪家的脸面知道把孩子藏起来。

“没了。”

“医院呢?你去了哪家医院生产?”

洪澜又犯了难,直接冒出的孩子去什么医院啊,只好磕磕绊绊地说,“啊,没去医院,也没,没让别人看见,就我知道。”

她话一出就觉得要糟,看着对面仿佛血压飙升的友人,只能选择无助又弱小地抱紧了孩子。

 

 

 

08

即使是寒冷的季节,罗浮生身上穿的也不算多,一身厚实的长外套就算行了,在动手的时候还会被他嫌麻烦脱下来扔在一旁。

东江不太下雪,是以当他甩掉刀上的血水之后,感受到鼻尖的凉意,有些惊讶地朝天上看去。

细小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无边无际地笼罩了天空。他看着纯白的小东西,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接。

雪很快就融在他戴了皮手套的掌心里,徒留一抹湿意。

这时候,冰冷的空气顺着他手臂上的划伤侵了进去,他被凉了一下,回过神看看自己身上又是溅了血,随手抹掉脸上的,一边想着这身衣服不能要了,一边低下头捡起了自己的外套。

穿好衣服走出阴暗的巷子,没几步,就是比平时稍显冷清的街道。罗浮生被人围堵之前一个人在街上晃,现在也只能一个人走回去。

他的视线漫无目的地扫过,忽然凝住,一个背影从白和灰的颜色中,撞进了他的视野里。

澜澜。

他默念着这个称呼。

白天美高美不营业,现在也没别的事需要他出面。罗浮生低头看了看自己,把外套扣好了,这才提步跟了上去。

他也不准备找洪澜说话,就这么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像是护卫一般,这么走了两三条街,看着洪澜拐进了住人的地方。

这地方他知道,是洪澜自己买下的小房子,不大,环境倒不错,周围的花圃也被人打理地很漂亮。

罗浮生看着她在门口停住,正疑惑的时候,洪澜忽然转过来,冲他这个方向喊了句,“浮生哥?”

他摸了摸鼻子,只好从墙后面走出来。

洪澜心里砰砰地跳,因为罗浮生一直护着她,她早就习惯了他的视线,要不是走到这房子周围的时候她都会用反光的东西看一下身后,还真发现不了他。

上次在车上,洪澜用玩笑糊弄过去了,之后也没做其他事,罗浮生仔仔细细查了一遍,确定收尾干净,就帮她动了一下底下的布置,这事儿算揭过了。

这件事是揭过了,他们之间的事还不算。

段天婴逐渐在电影界里有了名气,罗浮生为她感到高兴,虽然许星程因为他追求段天婴的事接二连三地针对他,但自从洪澜强硬地表露不喜还真的替他出气了之后,兄弟决裂的沉重反而轻了不少。

只是,他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洪澜了。

女孩儿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对他好从来不掩饰,是真心把他当家人看待的,他当然觉得护着她一辈子都是应该的。

但洪澜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加漂亮,热情又开朗,像盛放的玫瑰,他会年少时就搬出洪宅的理由,不仅是因为知道自己究竟处在什么位置,也是因为听到了其他人的闲言碎语。

毕竟不是亲生妹妹,他确实需要保持距离。

那么一点朦胧的情愫在他真的开始为洪帮做事的时候,应该早就像虚幻的泡沫化了,但罗浮生怎么也没想到,洪澜会看上他。

这不行。

他只能消极地,把人推远,然后祈祷会有那么一个真心疼她的,有地位有能力的男人,给她一个好归宿。

洪澜不知道罗浮生心里是怎么想的,因为紧张,她在男人慢慢走向她的时候,顾不上两个人之间表白被拒的尴尬,直接走上前几步想把他拦在楼房外面。

表面上她似乎是嫌弃罗浮生走得慢,一双高跟鞋嗒嗒嗒地敲在水泥地上,站在他面前仰头就问,“干吗呀,还偷偷跟着我。”

罗浮生讪讪笑了一下,“我,我这不是随便走走吗,以为你约了人也不好打扰,就送送你。”

他今天穿着墨绿色的大衣,像是知道冷了,纽扣规规矩矩地全部扣好,稀稀落落的小雪花凝在他发梢上,眉目深刻的五官似乎也柔和起来,一双桃花眼看着谁的时候,都是一汪深情。

洪澜看着看着就觉得这么好的人如果不喜欢她似乎也是有道理的,语气软和几分,“就这么几步远,有什么好送的。”

缓和归缓和,她还没忘了自己是要干什么的,主动揽上他的胳膊,“没约人,就来看看新换的家具,既然你来了,那就陪我去逛逛呗。”

“正好,过年宴会上要穿的衣服我还没买,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她言笑晏晏依然是娇惯的模样,罗浮生想如果能维护两个人的关系那自然再好不过,于是眉眼弯弯地接话,“那还不简单,等着浮生哥给你包场吧。”

两个人到了地方,逛着逛着,洪澜倒是真的开心起来。

她想想这么好的罗浮生偏偏喜欢别人,心下顿时纠结了,毕竟是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之前是被乱七八糟的事气急了,现在想想,她都追了这么多年了,干嘛这么快就放弃呢。

等罗浮生送她回洪宅,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在她房间里放好,准备离开的时候,洪澜扯住了他的袖口。

“怎么了?”罗浮生疑惑地低头看她。

洪澜仰着脸,暖黄的灯光衬得她眼里像有了星星,别样的美丽,就是说出的话,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

“浮生哥。”

女孩儿一脸郑重,像是做了一个天大的承诺。

“我等你离婚。”

……

罗浮生懵了,还没回味过来是个什么意思,怀里又被塞了一卷绷带和药膏,刚才还亲亲热热喊哥的洪澜转眼换上了嫌弃的表情,“裹着大衣想骗谁啊,难闻死了,自己回去给胳膊上药。”

然后转身就往屋里走了。

罗浮生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东西问又不是不问又不是,想笑又觉得心酸,踌躇半天,还是把东西塞进口袋里,走出房间,离开了洪宅。

外面的小雪花还在飘落,但至少,他已经感觉不到凉意了。

 

 

 

09

关于孩子,洪澜想得很好,她在过年前把孩子送过去,这样罗浮生就算只参加家宴不在洪宅住,也不是孤身一人过年了。

但是计划一开始就宣告了破产。

她趁罗浮生被帮派里别的事缠住的时候,偷偷去了美高美找了霜姐,说是聊聊天,其实就想问出美高美有哪个在这工作的姑娘和罗浮生走得近,后来又不干离开了的。

霜姐很是奇怪地看着她,“这行业虽然不稳定,但美高美有二当家罩着,又不用卖身,来了这边的,就没有想再走的。”

“只有年龄到了回老家结婚的姑娘,要说和二当家走得近的,还真没有。”

她看着洪澜的脸色,“大小姐这是…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洪澜面上还是笑笑,“没什么,就是浮生哥也老大不小的了,关心一下。”

听着这问话的方式,霜姐知道洪澜应该是有别的意思,不过也识趣儿地没问,仔细想了想,又说,“要说比较特别的,就是那个当红的电影明星了吧,当初来找过二当家几回,后来二当家又是找她唱戏又是安排工作,道上多少也有点传言。”

她说得委婉,洪澜也明白,那时候兴隆馆挑衅浮生哥说他把女人让给了兄弟,就是指这件事。

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在和罗浮生冷战,只把帐记下了,硬邦邦地给他送了补品,要不是后来又撞见他低落的模样,两个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上话。

想到之后的事,洪澜有些头疼地摆摆手,“那姑娘就算了,清清白白的,我是说,有没有那种,万人迷类型的,什么百人斩片叶不沾身的那种和浮生哥有接触?”

霜姐顿了一下,看着眼前虽然气势十足但实际上还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委婉说道,“大小姐,那些话本儿什么的,看看就好,还是不要当真了。”

“还有,虽然这话不应该我来说,但是百人斩这种乌七八糟的形容,二当家若是听见了,怕是会不高兴的。”

她说着开始思考,为什么大小姐一定要找一个和二当家有过关系还必须是那种女人的人出来。

就是说这个女人必须存在过,但是又离开了,才能方便大小姐用这段事做些什么。

一个和二当家有过关系但是离开了的女人,能让人做什么呢。

霜姐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女人是不是有了孩子。

但是有没有孩子和大小姐有什么关系,大小姐要孩子干什么——

等等。

她忽然想起大半年之前的夜里,洪澜朝她借车的模样。

美高美里只有一处地方是给人休息的,那就是罗浮生住的顶层,洪澜在上面待了这么久,想也知道是和谁在一起。

此时此刻,霜姐有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猜测,目光不由自主地停在了洪澜的肚子上。

不,应该不是吧……

洪澜见这条路子走不通,也就没了心思,顺着她的话应了几句就准备离开了,走之前,霜姐却叫住了她,看起来万分纠结地开口,“大小姐,你也知道我在洪帮手下做了这么多年,特别是对男男女女之间的虚情假意,见过不少事。”

“要是有帮得上的地方,你尽管来找我。”

洪澜茫然地点点头。

她压根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以为是霜姐看出她喜欢罗浮生,回去之后还是满心想着怎么把孩子的事弄成了,只是还没等她想出什么,外边先来个消息,把她惊着了。

段天婴签在了林家名下的电影公司里,在业内宴会上碰见被林启凯带着来玩的许星媛,认出了她脖子上的项链和自己那条是一模一样的。

惊奇之下她上去攀谈,这么一来二去,林启凯就意识到了一件大事。

他亲自去向许星程讨回了那条还没来得及被销毁的项链,两个人吵了一架。最后,段天婴自然还是顺利地被林家认了回去。

洪澜第一反应是,艹,有完没完了,还罗密欧与朱丽叶呐?

林家和洪家暗地里互相不对付,现在人变成了林家的大小姐,那跟洪帮二当家九成九是没戏了。

除非两个人死活要在一起。

就段天婴,哦,现在该叫林若梦了,她表现出来的性格,洪澜觉得不太可能,再想想罗浮生也不可能离开养他的洪帮,心想这两人大概真的完了。

洪澜有点担心,她找了个机会约罗浮生出来看戏,准备安慰他一下。

罗浮生接到洪澜的消息的时候,还想着又怎么了,他当然知道洪澜根本不喜欢看戏,这几天他一直沉浸在上次洪澜对他说的等他离婚的震撼中,有点怕她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坐立不安地看了几分钟戏,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罗浮生忍不住了,凑过去小声问洪澜,“澜澜,你,你约我出来到底什么事啊?”

洪澜有点想打瞌睡,被他一问,有些诧异地回答,“这已经是东江里最好的班底了,浮生哥不喜欢吗?”

罗浮生嘴上说喜欢,但下一句还是,“你好端端约我出来看戏干什么,要玩也是去看电影啊。”

洪澜听了,斟酌语气,小心地开口,“阿福哥啊,最近那个林家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哦。”

罗浮生愣了一下,想着她应该是说林若梦的事,有点奇怪地应了一声,又听她继续说了下去,“我这不是看你和林若梦要被世家拆散了,带你出来散散心吗。”

罗浮生这才反应过来洪澜一直认为她不在的时候,他和林若梦在一起了。

也不想想她一句话都不说就离开这么久,他哪儿来的心思能心安理得地谈恋爱。

洪澜看着罗浮生满脸复杂的表情,觉得自己戳到人痛处了,费劲心思想了半天,终于还是破罐破摔地开口了,“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件好事。”

罗浮生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能有什么好事,就听耳边传来女孩儿轻悄悄的声音。

“你有儿子啦。”

……

???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儿,陷入了久久不能言语的震撼当中。


———————————————————————

江姐&霜姐:现在的小姑娘也太敢了……

生哥:¥%%#*我是谁,我在哪儿,澜澜刚才说了什么%¥##¥%???

评论(9)

热度(44)